亚洲城官网 > 异常觉醒信息页 > 异常觉醒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五百一十章 夜探停尸间 (中)

    等土冬再也吐不出来东西,他不自觉的抬起脑袋,正好对上一双姣好又充满死灰的眼睛,亮绿色的,就像最夺目的绿宝石一样。

    他的喉咙再次被无形之手扼住,隔了不知道多久,才沙哑地吐出声音。

    “茉莉”

    这双漂亮眼睛的主人叫做费茉莉,是和他们同一批分到停尸间的女生,也是这几天唯一分到这里的女生,长得挺漂亮,秀气的眉毛,明丽的眼睛,有种小家碧玉的娇柔,但是他们却不敢小瞧她,按照学院的武斗成绩,等闲十多个壮汉都不是她的对手。但是,现在她的脑袋明晃晃放在桌上,脖子处齐根断裂,就像被人用刀一击致命。

    土冬想不到,为什么疤哥会痛下杀手,而且平日里对她还非常照顾。

    “坐!”

    当“疤哥”再次开口,土冬终于对上那双血淋淋的眼神,就像待人而噬的野兽,暗棕色的瞳孔没有一丝感情色彩,与平日里完全不同。

    土冬站了起来,像溺水的人,全身汗水涔涔,面色惨白,他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逃出生天,把费茉莉的死讯传达出去,不能让这个凶手逍遥法外。

    当他下意识地移动,脚步朝门边迈出,有个人却远比他快,像风般窜了出去,只能听到衣服拍打空气的声响。

    “黑皮”

    黑皮并没有真的吓傻,他其实比土冬精神恢复得更快,临时用从学院偷学到的方式,装作精神失常,让“疤哥”的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

    当土冬的神态恢复正常,黑皮知道不能继续装下去了,虽然有些背叛的愧疚,但他别无选择,他不想死在“疤哥”的手里,不想家人听到他的死讯。

    但是他们显然错估了“疤哥”的实力,既然他能轻而易举地杀死身手远比他们要好的费茉莉,他们的逃跑在他眼中就像游戏一样,他就是这个游戏的主导者。

    “啊”

    凄惨无比的嚎叫从值班室里响起,很快,逃出值班室的黑皮遇到了障碍,这个方向明明有条紧急逃生通道,但是他已经在昏黄的环境中疯狂奔跑了十多秒,前路完全没有尽头,就像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穴一样。

    “嘶啦”

    他不甘心,他不想死在这里,他用警用匕首划破了手腕的血管,热腾腾的鲜血狂涌而出,被他不要命地抹在两边的墙上,很快就形成了两幅特别的血迹。

    他嘴里念念有词,顾不上止血,试图靠家族秘术破除这里的虚障。

    他们家不是什么大家族,就连小家族也算不上,从他爷爷那辈起,就开始帮人看相卜卦,在那个怪力乱神的年代,这种行当非常吃香,普通人往往会对看不懂的事物产生畏惧,再被他们用精心研究的手段糊弄一通,普通人更是深信不疑。

    但是这种行当的弊端也逐渐凸显,按照老人的说法,天有不测风云,他爷爷那辈的很多人开始遭遇灾厄事件,不是突然无缘无故的失踪,就是被人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发现尸体。

    这也让他们明白,只要从事这个行当,一定没有好结果。

    从他父亲开始,家族便开始断掉和那个行当的关系,不光把家族收集的藏书烧毁,还勒令他们这代人绝对不能学习那些手段。手机端:/m./

    但是黑皮却是个不安分的主,从小到大,没有一天不想着出人头地,但他天赋奇差,他们兄弟姐妹七八个人,只有他没有半点能力天赋,就是花高价请来的觉醒师,面对他那糟糕的天赋,也是有心无力。

    但他不甘心,他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他知道爷爷也是个没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但是他的手段却能化腐朽为神奇,让人顶礼膜拜。于是他偷偷潜入家族存放禁书的地方,偷走了最后剩下的几本禁书,并且不分日夜地研究上面的内容。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那几本禁书之所以没有被销毁,是因为它们来自一个神秘组织,而那个组织当年和他爷爷那些人关系紧密,所以那组织把这几本禁书放在他们家族保管。

    当两面暗灰色的墙壁完全被鲜血染得变色,黑皮站在走廊里面,身体已经摇摇欲坠,他失去了大半的血液,最后支撑着他的,只剩下一道执念,就算是死,他也要轰轰烈烈的死。

    墙壁上的血液渗了进去,就像松缓的土壤,鲜血很快吸纳一空,紧接着,不知名的雾气从地上升起,把失血过多的黑皮包裹在内。

    他就像回到了孩童时的母亲怀抱,享受着母亲的温柔,渐渐的,眼皮越来越沉,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双脚、小腿以及大腿,像遇到炙热的岩浆一样,消失在雾气之中。

    “妈我回来了”

    这是黑皮脑海中最后的想法,当透着腥气的雾气充满了走廊,他整个人已经完全不见踪影。

    东浦警局,靠近主街道的小巷,白解四人在这里碰面,他们的脸上都带着黑纹面具,这是白解在万古幽墓中弄到手的,这种面具不仅可以防止别人看清样貌,还可以像防毒面罩一样保护脸部。

    “老大,里面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路小风还是按照刚才的叫法称呼白解。他看着黑灯瞎火的警局,扫把

    似的眉毛挤成了一团。

    “你们到这里的时候,警局就已经是这个样子?”

    白解问道。他也觉得警局有些奇怪,今天又不是什么特殊日子,再怎么偷懒,值班的人总该有吧。首发m.

    “不是,我们到的时候,这里还亮着灯,刚才还有个女警拿着夜宵走了进去,接着灯都灭了。”

    听完路小风的描述,白解看向宫甲,想知道他的想法,“你怎么看?”

    “如果你们没看错,那么警局肯定已经发生变故,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得进去瞧瞧才能知道。”

    “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给你们望风。”电脑端:/

    白解看着面色有些不自然的齐天赐,知道他又开始害怕了,转念一想,却没有为难他。

    “好吧,你就在这里替我们望风,如果有什么事情,立刻告诉我们。”

    路小风和宫甲其实也不想带着这个胆小的家伙,听到白解的决定,没有任何异议。

    “那么我们这就进去?”路小风问道。

    白解点点头,接着目光看向宫甲,吩咐道:“我和他先进去,你先把那些东西准备好,如果我们没有遇到什么意外,你再跟着进去。”

    宫甲准备了大量隐蔽禁制,这里距离闹市区太近,如果发生什么,很容易造成重大伤亡,所以他和白解去制造了大量的隐蔽禁制,准备将警局完全掩盖住,让人发现不了这里的情况。

    话不多说,白解和路小风敛住呼吸,放轻脚步,猫着身体越过高达数米的围墙,从警局的后门来到了布满爬山虎的警局大楼。

    虽然只有月光,但是白解的感知并没有受到影响,他的触觉探入楼内,发现整栋大楼空无一人。

    白解向路小风做出了手势,告诉他大楼里面的情况。

    “没人?”路小风压低着声音。

    白解指了指地下,路小风已经告诉过他们,警局的停尸间一般都建在地下。

    两个人静悄悄地来到大门面前,门并没有关着,想来是那个女警有些粗心,忘记把大门关上。像小偷一样,他们轻手轻脚地进入大楼,里面漆黑一片,只能透过月光依稀辨认方向。

    “这边。”路小风做出手势。虽然东浦警局和他所在的警局有些不同,但是建筑的基本构造还是非常相似的。

    白解冲他点点头,跟着他移动到黑黢黢的地下室入口。

    厚实的密码门紧紧关闭,白解本想动些手段将其打开,却看到路小风拿出一张磁卡,在密码锁上轻轻一刷,门随即开启。

    “不是已经停电了吗?”

    路小风摇着头说:“这种门采用的都是备用电源,即便主电路中断,也能够维持正常运行。”

    说完,路小风就先行走了进去,就像被恶魔的巢穴吞噬一样。

    跟着路小风,白解走在平缓的下行通道内,这里月光照不到,所以四周都是一片漆黑,只能通过感知确定前行方向。

    地下室与地面的距离远远超出白解预期,按照他的估计,他们至少已经下到了几十米深的地方,但是通道仍然没有到达尽头。

    路小风也对地下室的深度有些吃惊,他被分到的那个警局,地下室距离地面不过五六米,走几步路就到了,而这里,他们已经走了两分多钟,却根本没有看到尽头。

    不知不觉,两人并排走在一起,白解察觉到了路小风的紧张,他不知道路小风是在紧张什么,但他已经嗅到,弥漫在空气中的淡淡血腥。

    “小心。”

    白解早就不是那个闻到血腥就会反胃的学生,他一边提醒着,一边走到前面,不管接下来前方将会出现什么,他都会第一个接下。

    空气中的血腥越来越浓,路小风只是有些紧张,并不表示他丧失了最厉害的嗅觉,他挺起鼻尖,努力地辨认血腥中的成分。

    很快,他的话让白解停下了脚步。

    “前面有很多死人?”

    怕白解误会他的意思,路小风说得更仔细一些:“不是那种死了很久的尸体味道,是刚刚死掉的人。”

    “大概有多少?”白解沉着声音。

    “八到十个左右。”

    “有没有闻到其他气味?”

    白解摇了摇头。显然,他的鼻子只闻到了血腥。

    换成以前,面对这种死人事件,白解恐怕会立刻掉头撤退,离开得远远的。但是他已经学会面对麻烦,并且拥有挑战的气魄,所以内心没有丝毫胆怯,缓缓运转青龙之气,让身体表面布上一层致密气膜,然后扭头看向路小风。

    “等下要是遇到危险,别管我,你自己先想办法逃跑,要是实在逃不了,就把这里的事情告诉外面。”

    “老大,你是不是已经感觉到了什么?”

    路小风知道,白解拥有一种特别厉害的感觉,可以感知到危险降临。

    “还记得我们被强迫参加军队时的誓言嘛,永远无畏,永不放弃。不管等下遇到什么,只要我们充满信心,就算它们是鬼神恶魔,我们也一样可以战胜。”

    听完白解的话,他愣了一下,等白解已经走出几米,才反应过来,匆

    忙地跟上,心中则默默念叨着。

    “鬼神恶魔”

    就在距离他们不到几十米的地方,阴冷的走道里,徘徊着一道道赤裸裸的黑影,当它们从值班室外经过,借着黯淡的光线,可以看到,它们身上密布着缜密的缝合线,冻得发青的伤口往外翻折,就像爬在人身上的细长毛虫。它们对亮光的值班室视若无睹,即便暗红色的血浆已经流到了门外。

    白解和路小风终于来到了地下室,也很快发现了走道里无处不在的薄雾。

    这种雾气无声无味,又不像水蒸气那样湿润,干干的,黏在皮肤表面,会主动地往血肉里面渗入,好在两人都穿着特殊防护服,一时半会不用担心它们。

    两人很快看到值班室的光亮,而那些刚才还在走道里徘徊的死尸,却不知道去了哪儿。

    他们放慢了脚步,一边警惕着周围,一边往值班室走去。

    空气中的血腥全都来自前面的值班室,当他们距离值班室的门不到五六米,就看到了地上那滩已经粘稠的黑色血浆。

    路小风的心脏突然跳动得特别厉害,就像劲鼓敲击一样,他仿佛感觉到了全身血液开始凝滞,脸上霎地没了血色,只能靠着毅力跟在白解身后。

    白解正全神贯注地观察着周围,自然发觉了路小风的异常,他停下脚步,回身按住路小风的肩膀,看着他的双眼。

    “如果你不想进去,就留在这里,我马上出来。”

    “我”

    白解不等他回答,松开他的肩膀,转过身去,上前几步,人很快就消失在值班室的门口。

    对于白解来说,已经很少有死人场景会让他感到不适,但是值班室里的情况,却让已经泰然自若的他皱紧了眉头。

    数不清的灰黑色血浆,桌子,衣服架,档案柜

    整个值班室,全是血腥的气味,就像生猪屠宰场一样,不同的是,这里找不到半点残肢,仿佛全都变成了恶心的血浆。

    当他的目光扫过整个房间,眉头一松,眼睛停留在了头顶的吊灯上。

    吊灯的背后似乎藏着一些字迹,他的身体缓缓飘起,与三米多高的吊灯平行,然后目光看向那里。

    那是用鲜血留下的字迹,歪歪扭扭,竟然是串号码。

    x30277

    白解把它记在心里,身体往下方落去,没等双脚着地,他又回到吊灯旁边,看着歪歪扭扭的号码,伸手将其完全抹去。

    做完这件事情,他才落到地上。

    “呕”

    门口突然传来呕吐声音,白解扫视过去,看到路小风扶着门边,脑袋朝外,嘴里狂吐不止。

    白解摇摇头,走过去,略带责怪的说:“我让你不要进来!这里我已经检查完,发现了一串号码。”

    “号码?”路小风虽然吐得厉害,听觉却保持着敏锐。

    白解把那串号码说了出来,没想到,路小风竟然知道那串号码的来历。

    “x是指的是特殊死尸,303是尸体存放的冷冻库,777就是尸体的冷柜编号。”

    “特殊死尸?”

    “其实很多与能力者有关的案件,如果发现尸体的话,异常调查局一般会把尸体放在警局。警局就把这类尸体称作特殊死尸。”

    “你还能走吗?我们去瞧瞧这具死尸。”

    把胃里的东西吐了干净,路小风渐渐恢复过来,虽然脸色还有些难看,但是眼神已经明亮许多。

    白解扶着他,往走道的另外一边走去,很快,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雾气之中。

    东浦警局,靠近围墙的小巷。

    宫甲正弯着腰把最后的禁制插入墙角,站直身体,他看着有些无聊的齐天赐,眼珠提溜地转,正要说些什么,从远方快速靠近的警声让他面色一变。

    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十几辆火力十足的装甲警车已经停靠在大门边上,然后从车上下来一群全副武装的战警。

    “一组,设置隔离带!二组,包围警局!其他小组,跟我进去!”

    听到那边的动静,已经把身形藏起来的宫甲有些庆幸,幸好还没有启动隐蔽装置,但是等他看到手持重武器的战警把警局围得水泄不通,内心产生些许不妙。

    “我们得赶紧通知他们!”齐天赐催着宫甲。

    “嘘!小声点,想找死的话,不要拉上我。”

    宫甲呵斥完齐天赐,拿出联络器,输入预定序列,等待另一边的接通。

    随着等待的时间渐渐变长,宫甲的心头越来越感到不安,这些联络器都是他精心制作的,很少有东西能够隔绝它的信号。如果不是信号的问题,那就意味,白解和路小风此时正处于危机之中,没有机会接通联络器。

    白解的实力他虽然不是非常清楚,但是至少在日境层次,能让一位日境强者都遭受危险,警局里面的情况恐怕异常复杂。

    想到这里,他看向眼神透出焦急之色的齐天赐,沉默片刻,说道:“你替我去做一件事,把它交给驻扎在郊外的天禄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