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官网 > 血与火的赞歌信息页 > 血与火的赞歌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37节 王国大臣们

    国王办公室旁边的国情分析办公室内。

    除汉妮娜男爵之外的所有成员今天尽数在场。他们仿佛有事情要谈,却又从一开始就保持着沉默。

    “沙沙”除德拉希尔和奥米奇两人手里捧着一本传记式的书籍之后,办公室里每个人都在翻阅着手各自办公桌上的资料,不急不慢的仿佛在度假一般的轻松。

    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很可以很轻易就发现,这些人的轻松都是装出来的。

    考利尔的办公区域在这间办公室里相对角落的位置,他今天格外的沉默,从早上到现在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说过一句话。此刻,他也想其他大臣一样,装跟着很轻松的样子坐下,然后随意的翻动办公桌上秘书官准备的文件。

    但是,一直以来最沉得住气的考利尔,今天却比任何人都没有耐心。他看了两眼文件上永久不会更变的官话,便立刻失去阅读的心思,抬起眼皮看了看办公室里的其他人。

    今天,政府总理毕普爵士没有想以往一样,匆匆忙忙的翻看办公桌上的文件后抱着档案袋就离开;老兽人巴戟也没有再拿着他的放大镜,杵着拐杖在办公室里那副地图旁边来回研究;茜拉-马恩也自然不会饶有兴趣的和老兽人小声在地图旁边嘀咕;而德拉希尔和奥米奇两人也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样子。

    今天,对于考利尔来说,外面骑士们训练的声音似乎比以往都要大,房间里的气温也比以往要炎热。炎热的早晨以及吵闹的声音让老法师心情烦躁,也让他两鬓的汗水不住顺着他脸颊的皱纹滑落,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今天好热…”考利尔从座位上站起似乎是想要寻找什么避暑之地。但当他的环视完整个办公室后,又不得不重新坐下。

    “你可是法师,怎么还会怕热?”德拉希尔脸上带着一种很特别的笑意,环视办公室里除奥米奇以外的所有人,“你们今天都非常奇怪…难道你们就不想聊点别的什么吗?”

    “巴戟爵士,我相信你有话要说吧?”地精奥米奇此刻没有了实验室里的疯狂,他一双灵动的双眼望着自己的顶头上司。

    假装的沉默一旦被打破,就无法继续假装。地精奥米奇直白的询问,让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放下手中的文件并同时看向巴戟,以至于弄出的响动声显得有些过于的突兀了。

    “我没什么想说的…”老兽人非常的沉着,他连眼皮都没有抬一眼,依旧拿着办公室最新起草的政府章程认真的阅读,“我以为你们有什么事情想对我说。”他说完这句话后,才微微抬起头审视着房间里的每一个人。

    “你们可真是…”精灵将军德拉希尔有些无语的望着办公室内的其他人,“你们可是王国的重臣,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赛克-马拉枉死?你们对得起你们国王陛下的信任吗?”

    “陛下说了…赛克-马拉是坠马而亡!”毕普爵士言语带着强调的意味。

    “将军阁下!”巴戟在德拉希尔还要说话的时候抢先说道:“陛下有自己的打算,他已经严令不准我们任何人插手…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结果。”

    “这就是你要说的话吗?”地精奥米奇一双与脸部不协调的大眼睛盯着老兽人,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相信陛下不会妥协,我曾两次目睹陛下在王座前的决然,无数人因为挑战他的王权而被处死,那恶心的尸臭曾经环绕克鲁城整整三月都不见散去!”茜拉-马恩靠在沙发上,少有的主动拿出抽屉中的雪茄,说道:

    “警察局既然确认马拉爵士既然已经确定是被人刺杀,我相信陛下会让刺杀者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案子现在移交到赫曼阁下的手中,也就相当于由陛下亲自查办,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封锁消息,不要让马拉爵士的死亡影响王国的稳定和陛下的计划。”

    “你真的就这么乐观吗?”地精奥米奇一张尖嘴带着很奇怪的笑容。

    “这不是乐观,奥米奇阁下。”茜拉-马恩很严肃的说道:“我对陛下充满信心,从不思考陛下不让我思考的问题。”

    奥米奇听到这句话后先是诧异不已,紧接着便如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而他对面的德拉希尔则皱了皱眉毛,好像不能理解茜拉-马恩所说的话。

    “马恩爵士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巴戟跟着说了一句。

    正打算说点什么毕普爵士,因为巴戟瞟过来的目光以及说出的话,把打算说的话有咽回了肚子。

    眼看办公室内又要陷入沉默,好不容易打破沉默的考利尔急忙从自己的办公室抽屉里取出一盒劣质雪茄,装着很是无意的样子看着巴戟,问道:“汉妮娜男爵等会儿还会来办公室吗?”

    “你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巴戟很是随意的目光瞬间落到老法师身上,随着他的询问办公室内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了考利尔。

    原本脸皮很厚的老法师,这个时候居然显露些许尴尬,憋了几秒钟后用略微吞吐的话语低语道:“是…有一些事,但我想在汉妮娜男爵在场的时候再说。”

    “这好办,我让我的秘书官去请汉妮娜男爵,她一般都在警察局,不超过半个小时我们就能见到她。”毕普放下手中看了不下两遍的文件,说着便站起身向办公室房门方向走去。

    “咔嚓”房门在打开的刹那间考利尔原本想要阻止毕普,但却被突然站起身的茜拉-马恩挡住视线。当毕普前脚离开,茜拉-马恩跟着也走到门口并说道:“我去弄杯咖啡,你们要点什么?”

    …

    汉妮娜一直不喜欢和王国各部大臣交流,这是她长久探员身份养成的习惯。因为,太多的交流会让她在办案的过程中太过感性,而作为一名探员最忌讳的就太过感性。

    国情分析办公室内今天有些拥挤,两扇窗户因为浓厚的烟草味而被全部推开,夏季特有的热风在房间内流转,卷起办公桌上的文件“哗哗”作响。

    “要来一根吗?”

    汉妮娜刚刚走进办公室,离他最近的地精奥米奇便捧着一盒雪茄靠了上来。

    “谢谢!”汉妮娜并没有拒绝,她随意拿起一根雪茄,在众人有意无意的注视下慢慢走到她自己办公桌的位置。

    “考利尔爵士,你有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说了吧。”当汉妮娜手中雪茄被点燃的时候,老兽人巴戟不动声色间开启办公室的隔音魔法。

    考利尔咬着雪茄狠狠吸食了两口,原本低垂这眼皮在思考的他猛然抬起头,与注视他的众人对视一眼后沉言道:“在说我的事情之前,我希望你们答应过我一件事情。”

    “是保密问题吗?”汉妮娜立刻明白老法师的打算,她此刻的语气有些像是在审问犯人。

    如果在往常,老法师肯定要求汉妮娜纠正他的语气,但今天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汉妮娜的语气,顺势就说道:“是的,我希望你们能够对即将进行的谈话保密。”

    “没有人会把今天的话带出这间办公室…”巴戟立刻表态。

    “也没那么严重…谈话内容可以公开,或者说…”考利尔下意识的话戛然而止,然后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不希望有人认为今天这些话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

    “没问题!”汉妮娜立刻答应。

    考利尔听到汉妮娜的话后立刻转过头与她对视,然后又在办公室内每个人身上略过,当所有人保证之后他才说道:“这件事情跟马拉爵士的案子有关…我相信,你们都很清楚我和马拉爵士的私交一直很不错。”

    “警察局的档案显示,马拉爵士每次回到克鲁城的时候只要你在城中,必定会在第一时间拜访你。”汉妮娜毫无顾忌的说道:“当然,你们会见的时候一般会叫上另外一个人…财务大臣埃德温-菲林爵士。”

    考利尔轻轻点了点头,让口腔中里吐出的烟雾遮盖了他此刻的表情,“没错,我们很谈得来,我很喜欢和马拉爵士聊天,因为他永远都充满了激情…还有梦想,和他聊天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感觉。”

    “马拉爵士确实是一位很特别的老人,我也喜欢和他聊天。”老兽人巴戟中肯的评价。

    “我不管马拉爵士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你们叫我来就是说这些废话,我想我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如果你们真的在乎他,或者认为他是你们的挚友,就把你们知道的统统告诉我,这对我们都有好处。”汉妮娜男爵言语中带着不耐烦。

    这位老探员的话,让包括德拉希尔和奥米奇在内的都皱起了眉毛,但她并不在乎在场其他人对此的看法,而这就是旧帝国警卫处探员之之被人讨厌的最根本原因。他们虽然有人情世故,但他们更在乎手中的查办的案件。

    不过,汉妮娜的这些话,也让其他办公室成员下意识的闭上嘴。

    在些许尴尬的气氛中,考利尔口中的雪茄咬住又松开,接着又死死咬住,如此反复好几次后才说道:“马拉爵士半个月前曾给我与埃德温爵士写过一封信…他在信中阐明他正在查办一个案件非常重要的案件,一个牵扯到政府各部高层的案件。”

    “是巴兰镇的走私案?”汉妮娜立刻询问,“他在信里面都说了什么?那封信现在在什么地方?”

    “马拉爵士特意嘱咐我们看完信件后必须销毁,所以…”考利尔摇了摇头,“他在里信里指出他已经查到关键的线索,但具体什么没有说明,不过…”他说道这里的时候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不过什么?”汉妮娜立刻追问。

    “你知道马拉爵士给我和菲林爵士写这封信的目的吗?”考利尔苦笑,“他在警告菲林爵士,让他尽快脱身…因为菲林爵士曾经就是巴兰镇走私的直接操控者。”

    “是你说马拉爵士…”

    “不是我说的,我只是在阐述马拉爵士信件的内容。”考利尔还没等汉妮娜话说完便极力阐明着自己的观点。

    汉妮娜并没有因为话被打断而不满,反而是露出一副笑意,“我是否可以理解为…马拉爵士在查办巴兰镇走私案件的时候查到埃德温爵士的身上,他在帮助埃德温爵士掩盖罪行,并…”

    “你在侮辱一个死人!”考利尔此刻的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他死死咬着口中的雪茄瞪着汉妮娜说道:“马拉爵士比你想象的要自律,他把王国的未来看得比谁都重要,他写信也只仅仅告诫菲林爵士,他警告菲林如果不加以收敛,未来的某个时间里他会亲自逮捕菲林爵士。”

    “愚蠢!”毕普爵士诧异的看着考利尔,“马拉爵士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或许是他真的愚蠢吧…”老法师使劲吸食这雪茄,“咳咳”衰老的肺叶因为他吸食的太过频繁而引发了一连串的咳嗽。

    其他人都默默的望着考利尔此刻狼狈的样子,这一次就连汉妮娜都沉默着。

    “马拉爵士虽然老得连双眼都看不清路,但他依旧像年轻人一样拥有着自己的梦想…他也总是被自己的感情左右思绪,他因为自己孩子的死亡而嫉恶如仇。”考利尔有些语无伦次,“他认可了菲林爵士,他古板的认为菲林爵士是可以辅佐陛下开创王国辉煌的不二人选,但他根本不清楚…”

    “他没有想到埃德温爵士会出卖他!”汉妮娜语气有些冷,或许是埃德温-菲林的做法让她想起自己以往的事情让她脸上不知觉带上一种很冷冽的杀意。

    “所以,你想说的是,埃德温爵士有问题?”巴戟在众人保持沉默的时候询问。

    “笃笃”毕普爵士手指关节轻轻敲打着办公桌厚实的木板,迎上众人看向他的目光说道:“我早说过他有问题,王国税务虽然在他的手里得到有效的改制,但也留下了一笔笔难以算清的烂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