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官网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信息页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参战,参战,参战

    北波斯尼亚前国王鲁瓦??流亡摩尔多瓦,这是人们都知道的,至于这位依靠奥斯曼人戴上王冠,可随着奥斯曼人在巴尔干战争中的失败被迫逃亡的前国王与摩尔多瓦大公斯特凡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人们就说不好了。

    毕竟虽然鲁瓦??曾经是斯特凡手下的大将,可两个人显然已经走上了各自不同的道路,甚至在很多人看来鲁瓦??已经背叛了当初追随斯特凡时的信念。

    所以当听说他他逃亡摩尔多瓦时,有人曾经猜想斯特凡是会念及旧情暂时庇护他,还是会干脆把他拒之门外,甚至直接抓起来。

    可很多人显然错估了形势,或者说是高估了斯特凡作为一个正教徒的道德与做为国王的准则之间的差距。

    斯特凡接纳了鲁瓦??,让他带着自己那个小小的流亡小宫廷在摩尔多瓦站住了脚,而后在大约经过半年多的休整之后,鲁瓦??在1500年1月初第一次带领军队返回北波斯尼亚。

    那一次,他们是从摩尔多瓦上船,经由奥斯曼人的舰队护航,然后在地中海南波斯尼亚沿岸登陆进入巴尔干的。

    鲁瓦??的归来很是让赫尔瓦大吃一惊,对这个劲敌他有着强烈的戒心,除了因为他背后有着奥斯曼人给他做靠山,在波斯尼亚本土鲁瓦??也并非没有支持者。

    在关于对待鲁瓦??上,奥斯曼表现出了颇为灵活的手腕。

    在信仰上他们允许鲁瓦??依旧保留正教徒的身份,甚至允许他们做公开弥撒,这就让很多虽然对鲁瓦??还寄托着希望,可因为担心被迫改信而有所顾忌的波斯尼亚人很是高兴。

    而在政治上,奥斯曼人给予了鲁瓦??很大的自由,除了要他公开声明彻底放弃对南波斯尼亚的统治权之外,他们也只是要求北波斯尼亚王国与其他被征服的正教国家一样承认苏丹的宗主与统治权,而依旧以苏丹的名义赐予他们国王的称号。

    这些已经足以让很多人没了顾忌,所以一时间鲁瓦??的流亡宫廷人强马壮,给赫尔瓦造成了不小的威胁。

    只是赫尔瓦毕竟是克罗地亚和北波斯尼亚的国王,他迅速调集军队向试图重返北方的鲁瓦??发动了进攻,经过几次规模不小的战斗,赫尔瓦成功的击退了试图重掌波斯尼亚的鲁瓦??,把他逼迫得不得不返回了南方。

    在那次鲁瓦??有些莽撞的“复国之战”中,摩尔多瓦大公斯特凡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人们并不知道,可从收容鲁瓦??和默许他在自己的公国内发展势力,甚至后来还允许奥斯曼人的舰队通过摩尔多瓦的港口把这支军队输送到波斯尼亚,就已经多少可以看出他在这件事上的态度。

    这让赫尔瓦很恼火,为此派人给斯特凡写去了一封措辞严厉的国书以谴责这件事,同时赫尔瓦也不得不暂时停下对卡尼奥拉的领土要求,这倒是让卡尼奥拉的卡尔大公暂时松了一口气。

    只是或许是这些年来逃亡被压抑得太久,赫尔瓦在成为国王后表现出的强烈的扩张态度让四周的国家不禁有些紧张起来,一时间败退之后返回摩尔多瓦舔伤口的鲁瓦??那里倒是热闹了起来,一些不知道来自什么地方的使者开始悄悄出没在他的流亡小朝廷里。

    这其中就有普拉托,只是普拉托一开始的目标并非鲁瓦??而是斯特凡,只是在碰壁之后他不得不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鲁瓦??。

    听着普拉托的报告,亚历山大沉吟思索着,巴尔干的局势比他想象的要复杂许多,他如今唯一拥有优势的也只是对未来形势的一些前瞻印象,譬如斯特凡因为一直担心来自波兰的威胁而决定依附奥斯曼人,而在几年之后摩尔多瓦最终会被奥斯曼人彻底吞并。

    虽然巴耶塞特二世在布加勒斯特的失败可能会导致历史发生一些截然不同的改变,但是至少现在的摩尔多瓦还依旧沿着历史的惯性轨迹继续走下去,所以斯特凡才会选择在击败了波兰人之后,立刻向奥斯曼人表示出了善意。

    不过亚历山大相信斯特凡对奥斯曼人态度的转变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对他来说不论是之前归附波兰人对抗异教徒,还是之后反过来依靠奥斯曼人对抗波兰立陶宛王国,他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自保。

    为了这个,他可以和任何盟友反目成仇,又可以和任何敌人化敌为友,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毕竟用不了几年连法国那号称基督世最虔诚的骑士国家都要和奥斯曼人勾勾搭搭了。

    “你提供给鲁瓦??的武器是用什么作为交换的?”亚历山大问。

    “是他许诺的大理石和玻璃沙土,还有一些其他别的矿物,”普拉托露出了商人的本色稍显嫌弃的说“他们缺少那些有用的矿产,据说整个国家也没有几处铜矿,这个和瓦拉几亚与匈牙利比不了。”

    亚历山大稍稍点头,在他印象中摩尔多瓦也的确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资源,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国家的地理位置颇为敏感,周边的大国也不会对这里有那么大的兴趣。

    可是,真的一点什么都没有吗?

    亚历山大心里闪过丝模糊的印象,只是却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不过他对这个倒也不是很在意,对他来说普拉托把把那些原本用来结好斯特凡的武器转送给了鲁瓦??,这才是重要的。

    亚历山大相信斯特凡与鲁瓦??并非只是表面上那点关系,或许斯特凡的野心原本不是很大,只是想着如何保存自己的公国,但是有时候当机会来临时,即便是温顺的绵羊也会有统治大草原的野心,更何况斯特凡这个人可不是什么绵羊。

    他试图利用鲁瓦??是肯定的,至于他只是把鲁瓦??当成一个可以用来与赫尔瓦讨价还价的棋子,还是打算利用这头丢了领地的野狼放出去到处咬人就不知道的了,可至少如今他是愿意看到鲁瓦??的势力得到加强的。

    至于以后,或许随着鲁瓦??的实力大涨会让他感到威胁,或许到了那时候就是双方矛盾丛生最终反目成仇的时候了。

    这个事情会有多久才会发生?

    亚历山大看了眼普拉托,或许在这之前要很久之后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可随着普拉托与鲁瓦??的私下见面,亚历山大觉得那对“好友”之间亲密无间的蜜月期或许要大大缩短了。

    不过在这之前,首先会感到头疼的不会是斯特凡,而是赫尔瓦。

    得到了强力支持的鲁瓦??一定会亟不可待的重整旗鼓,然后再次进行他的所谓“复国之战”,这会给赫尔瓦带来足够大的威胁,为了对付这个对手,相信赫尔瓦会尽量改变他对周边国家的态度,以获得更多的支持而不是把别人都推到他的宿敌那边去。

    “做的不错,”亚历山大笑着赞许了一声,他倒是没想到普拉托这一年多来颇有长进,只从他灵机一动利用那批原本就打算送出去的武器做了个好文章就可以看出这个人很有些当外交官的潜质“这段时间你的确很有成绩,说起来我当初还觉得让你来瓦拉几亚也许不合适,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很正确。”

    普拉托脸上露出了恰当的激动,然后他认真看着亚历山大,似乎在等着他的下文。

    亚历山大有点莫名其妙,他知道自己之前那些话其实和当老板的空口白牙说些毫无价值的好话没什么区别,不过在他看来普拉托也并不亏,毕竟这些日子他可是听说了不少这个人在瓦拉几亚发财致富的种种传闻,至于普拉托在布加勒斯特的那座布置奢华的宫殿他之前也已经去看过,只能说这个人虽然很贪财,不过在品味上倒不愧是拉斐尔的好友,很有些艺术灵感和审美水平。

    所以现在看着普拉托那满是期待的样子,亚历山大就觉得的有些奇怪,不知道他究竟在琢磨什么。

    似乎也察觉到亚历山大好像没明白他的意思,普拉托脸上就闪过一抹犹豫,不过最终内心里的强烈欲望还是战胜了忐忑不安,随即他小心翼翼的说:“殿下,我有个小小的请求……”

    “嗯,你要什么说说看?”亚历山大饶有兴趣的问,他并不介意手下的人偶尔向他显露出索取的念头,这很正常,毕竟人家愿意跟着你是有所求的。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愿意看到亚历山大成为罗马特西亚公爵的原因,随着他的地位越来越尊贵,手下的将领随臣们自然也就水涨船高,各取所需。

    “殿下,我希望能有幸参加您的婚礼。”普拉托说完这句话就立刻闭上嘴,然后紧张的看着亚历山大脸上的神色。

    亚历山大微张了下嘴,不过却没有开口,不过他已经差不多明白了普拉托的用意。

    做为一个商人,普拉托如今的财富可以说已经能让很多人嫉妒得发疯了,这其中除了商人,就是很多贵族也不得不看在他的财富面上对他笑脸相迎,而且据说他已经在布加勒斯特开始向一些贵族放债,同时他还通过与宫廷的关系揽下了大笔的布加勒斯特战后重建的项目。

    可以说现在的普拉托混得很不错。

    但尽管这样,他依旧只是个商人。

    他可以深入到布拉格的宫廷,也可以自由出入那些瓦拉几亚或是克罗地亚贵族的豪宅,可他知道,在他和那些贵族之间始终有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这条鸿沟让他无法真正和那些贵族们平等的站在一起,特别是随着亚历山大的身份变化,普拉托却感觉他似乎与亚历山大的核心圈子越来越远了。

    他渴望成为有身份的人,而他崇拜的最早把美蒂奇家从一个纯粹的商人家庭逐渐转变为贵族之家的柯西莫·美蒂奇。

    他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开创一个叫普拉托家族的代表人物,这样将来他的子孙们就可以自豪的对别人讲述自己家族的辉煌历史。

    能够参加亚历山大的婚礼,被普拉托视为是真正融入罗马涅-托斯卡纳公国的标志。

    特别是如果能和诸如贡帕蒂,奥孚莱依,乌利乌,格罗根宁这些人站在一起,或是能与那些身份高贵的贵族谈笑风生,那对他来说将是比赚上一大笔钱更美好的事情。

    看着普拉托满是希冀的眼神,亚历山大稍微琢磨了下随后点点头。

    普拉托脸上露出了喜出望外的神色,虽然这多少有点夸张,不过他也的确是很高兴。

    能够与亚历山大建立更近些的关系对他普拉托来说很重要,而且他还有着某些其他想法。

    普拉托对亚历山大的女人还是知道些的,至少他因为在巴尔干发财,所以对索菲娅就有着某种近乎天然的亲近感,这让他不禁对今后自己的出路就上了心。

    可以想象在今后很久一段时间里他都会被贴上索菲娅的标签,这固然能让他得到很多好处,可只要想想罗马特西亚公爵夫人是谁,他就不禁有些为以后发愁了。

    所以普拉托还是希望能让自己看上去更像公爵,而不是瓦拉几亚女大公的人,否则他以后的日子可能就不太好过了。

    美好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而春天也垫着脚尖步履轻盈的的脚步的划过瓦拉几亚的土地,然后微微向后瞥了一眼,把这片美丽的土地送给了一直追逐在身后的夏天。

    天气渐渐热了,而整个欧洲的形势也在发生着变化。

    经过一个冬天和春季的摩擦与冲突,被成功的拖入了麻烦之中的法奥两国,分别遇到了自开战以来最大的考验。

    法军再次向米兰发动了进攻,这一次路易十二志在必得,而已经伤情好转的法军指挥官布罗热伯爵则指挥法军向试图援助米兰的奥地利军队首先发起了猛攻。

    马克西年如今已经不在军队里,在米兰谈判失败后,他就把军队指挥权交给了自己信任的将领,然后返回了维也纳。

    马克西米安在等待一个好消息,对他来说也许这个消息能让路易十二彻底向他低头。

    果然,随着四月的到来,关于英国人可能会参战的传言越来越多了,到了后来人们已经开始议论英国人是会派兵进入意大利参战,还是如同百年战争时那样,直接从法国本土登陆。

    路易十二当然也早已知道了这件事,在迅速给巴黎去信,命令留守巴黎的亲信大臣探听英国人口风的同时,他下令从国内各地迅速招募一支人数不少于10000人的预备军,以备不测。

    关于英国人可能参战的传言不但在法国本土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意大利战场上,因为担心英国人可能会从地中海上出现,路易十二不得不从进攻米兰的军队当中抽调出一部分加强热那亚的防守。

    这就让进攻米兰的战争变得艰难了许多。

    不过不等卢德维科和他的奥地利盟友来得及为此高兴,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一直态度暧昧的威尼斯人忽然向伦巴第派出了一支大约6000人的军队,同时威尼斯总督巴巴瑞格主动给法国国王路易十二写了一封长信。

    在信中巴巴瑞格一改之前的暧昧不明,很是清楚的向路易十二表示了对法国人驱逐卢德维科的赞许,他在信中丝毫都不避讳的直接称斯福尔扎家族为野心篡权的僭主,没有任何合法的理由统治米兰,所以他在承认法国军队对米兰行动的正当性的同时,建议由更有资格的人继承米兰公爵的合法地位。

    路易十二对威尼斯人这突如其来的橄榄枝除了惊喜还是惊喜,毕竟在这个似乎四面皆敌的时候忽然有个势力强劲的国家愿意站在自己一边,这让路易十二高兴之余甚至有些怀疑威尼斯人的目的。

    毕竟现在的威尼斯正在阿拉贡人的帮助下和奥斯曼人在海上作战,而马克西米安正是阿拉贡国王斐迪南的亲家。

    这让路易十二不禁对威尼斯人的示好顾虑重重,只是当他看到信的下面巴巴瑞格推荐的未来米兰公爵的人选后,他就不由有些头疼了。

    巴巴瑞格推荐的是刚刚成为弗利公爵的康斯坦丁·德拉·罗维雷,这就让路易十二觉得难受了许多。

    老罗维雷与法国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近乎水火不容的地步,这就让路易十二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让罗维雷家的人最后捡了米兰公爵这个大便宜的结果,只是卢德维科的两个儿子已经战死,随着斯福尔扎家绝嗣,米兰公爵势必要另择他人。

    现在威尼斯人在向他表现出善意的同时,也给他出了道难题,这让如今正面临种种难关的法王一时间没了主意。

    不过很快,路易十二就不得不同意了巴巴瑞格的条件。

    1500年5月初,英国一支大约不到2000人的军队由阿拉贡船队护送穿过直布罗陀进入地中海,随后他们先是在科西嘉停留,接着威逼热那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