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官网 > 仙子请自重信息页 > 仙子请自重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吹牛是会死的

    羽浮子急得汗都流下来了,秦弈看着倒忽然冒起了一种念头自己可能真的被混乱之地影响了,或者索性说被羽浮子这些人给影响了,脑子没往常规的判断方式走。

    这件事好像从头到尾都被带偏了……这羽浮子太邪了,加上身边又是孟轻影这小魔女,整个思维全是在考虑巧取豪夺。事实上自己来此的本意,好像是换天心莲,太黄君也是说“你不会去换啊”……

    为什么总是在想怎么偷怎么抢啊?

    秦弈传音道:“道兄,你和你这太师叔祖关系如何?”

    “太师叔祖和谁都笑呵呵的,关系不错的啊。”

    “那你不能直接上去找他,告诉他你想要天心莲的话怎么做吗?说不定人家心情好,直接送你一朵呢?”

    “呃?”羽浮子挠了挠头:“你给我的灵石会少吗?”

    “不会!真弄到五朵,照样给你一对灵石,只要能弄到一朵也给你一块,不少你的。”

    羽浮子皱眉想了想:“不行,一旦他不肯给,那之后就再也不敢偷了,少了就知道是我拿的。”

    “我直接去找他买行不?”

    “你怎么解释你是怎么出现在这的?”

    秦弈摸着下巴想了一阵,忽然一变,变成了来时路上见过的一个玄阴宗路人弟子模样。

    羽浮子见鬼似的看着秦弈这副样子:“你、你……”

    秦弈笑道:“这形象去找他,如何?”

    “可以,这人叫羽敬子,应该和太师叔祖也不熟悉,很容易冒充。”羽浮子说着,目光里有了些小小的戒惧。

    这个人的变化术竟然达到这样的等级,既然可以变成羽敬子,是不是也能变成他羽浮子?如果他变成自己的模样搞风搞雨,那真要被他活活坑死都不知道哪来的。

    秦弈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淡淡道:“道兄,你戒备我没什么意义,相反,你既然可以投注轻影,还不如投注得更彻底一点。”

    羽浮子默然片刻,叹了口气:“这里的事你自己解决。无论是你这里,还是孟轻影那里,似乎都到了见分晓的关头,我得去大庭广众下露露面,撇清关系。事后灵石……你看着办吧。”

    秦弈点点头,他倒是真的起了和这个羽浮子结交的心思,这厮真的是个狠人,也有脑子,就像此时明知道事不可为,他也不去继续坚持非要自己拿了天心莲来换灵石,虽贪而知进退,日后成事的机会很大。

    玄阴宗里还有大欢喜寺那件事的瓜葛,此事之后难免还有打交道的时候。

    见羽浮子离开,秦弈又下了半山腰,才大踏步往上走,做出一副刚来的样子。

    “太师叔祖!晚上好啊!”

    那普相真人转头看见羽浮子,笑道:“咦,小敬子你这大半夜的跑来我天愉峰干什么?”

    秦弈松了口气,笑道:“近日在学和合丹,来向太师叔祖请教。”

    心中却忽然有了种奇怪的感觉。

    这个普相真人可能一点都不强。

    他的变化术可无法模拟羽敬子的气息,只能继续收敛隐藏,近距离之下很可能被人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可这位“晖阳大佬”居然没感觉?

    普相真人正在问:“你也开始学和合丹了?没啥必要,此丹用量很小,又不好炼,非特殊融合者并不需要。”

    “主要是想长进一些丹道学问,听闻太师叔祖此丹有远古近道之意,做晚辈的实在心慕至极啊……”

    普相真人极为得意,捋须笑道:“那是,几万年前,那场连绵数载的大战尚未开始,多少无相以上的大能都来和我谈论丹道,岂能没点手段?”

    这没事一开口就是几万年前……我家棒棒都没你装。秦弈心中腹诽,口中笑道:“所以晚辈对太师叔祖之能极为仰慕啊……”

    “和合丹的丹方我已经给你们师父了,你跑来说是请教,其实是要天心莲吧……”

    “太师叔祖明鉴,不知太师叔祖要如何才能赐予天心莲?”

    普相真人一挥手:“简单,帮我弄个女人来。”

    秦弈:“……”

    普相真人愤然道:“这一年闭山,乱七八糟,没有新人双修,这日子怎么过得下去?”

    秦弈心中一动,试探道:“究竟为何闭山啊?”

    “还不是因为大欢喜寺那帮废物,在北边被人打得如丧家之犬,这时候想起分家前的老兄弟了?”普相真人很是不爽:“其实本座根本不赞同收容他们,他们又不可能废了修行转修我们之法,而且乾元大能一旦复原,说不定鸠占鹊巢,找谁哭去?然而你们宗主不知道怎么想的……”

    秦弈被这么一说也觉纳闷。玄阴宗最强不过晖阳,怎么敢自己引狼入室收容乾元大佬,一旦复原岂不是等于把基业拱手送上?

    这话里还可以得出,其实普相真人在宗门里说了不算,也就辈分高……怪不得爱吹呢,再不吹连这点优越都没了。

    正这么想着,普相真人就又吹起来了:“哎,几万年前,那时候的女修质量多高啊,睡一个无相,增寿不知多少。哪里像现在,尽是歪瓜裂枣不提,修行还差……”

    秦弈实在忍不住:“太师叔祖还和无相大能双修过呢?”

    “当然!那时候的女修开放得很,就没有我没睡过的!”

    “不会吧……”

    “当然!别说无相了,太清我都睡过。”

    秦弈的戒指里忽然冒出了狂怒声:“没有人告诉过你,乱吹牛皮是会死的?”

    随着话音,整个天愉峰顶骤然风起云涌,恐怖无匹的极端怒意从秦弈戒指里席卷爆发,灵魂尖啸汹涌穿刺,只在刹那间,连带着普相真人和他周围正在修行的弟子尽数被震晕在地,七窍流血,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秦弈咽了口唾沫,他都差点被误伤了……棒棒这狂怒好恐怖……

    流苏自从到了混乱之地,生怕暴露,一直忍着不敢出手,竟被一句话激怒得差点没把这峰顶给拆了……

    秦弈一时之间甚至都没把握到它暴怒的源头在哪,不就吹个牛逼,至于吗?

    这下出事了……

    果然峰顶各处禁制都被激活触动,凄厉的长啸声响彻云端。

    附近的峰头传来乱糟糟的声音:“敌袭?”

    秦弈飞速窜向池水中央。没时间考虑别的了,先把莲取了再说。

    几乎与此同时,在更远处的宗门主殿响起爆炸声,也有厉啸传来:“敌袭!”

    秦弈神色一凝,转头看去,那边已亮起了火光。

    是孟轻影那边见了分晓?

    是得手了还是怎么?即使得手,闹这么大,她要怎么出得去!

    这特么全乱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